最近第一次让妻子跟别人睡了_日日啪 

当前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最近第一次让妻子跟别人睡了

最近第一次让妻子跟别人睡了

最近第一次让妻子跟别人睡了收藏


说一下,我今年31,妻子26,结婚以后两个人都在工作,没孩子。

  妻子身材苗条,C罩杯。性格比较认真。身高1米55,属於小巧可爱型的。

  妻子的工作是系统工程师。不像很多女性在公司里是给人打杂的,她真的是有在好好工作。

  跟整天混饭的我正好相反,这就是所谓的互补吧。

  顺便说一下,虽然我的岁数比她大,但是提出交往和结婚的都是妻子~哈哈这样的妻子在性事上却显得比较M。比方说喜欢背后位什么的。嘛,我倒是没有对她到底是S还是M这件事深究过,不过大体上感觉是M。

  她说和我交往以前有过两个男友,应该没骗我。(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显得很不适应)

  关於和别的男人做爱的事,以前跟妻子也聊过,但结论是「绝对不行」。

  可是我感觉她也并非完全没有兴趣。只是她觉得怕万一因为我这种一时兴起的想法,最后被我嫌弃了。我这个人平时做事也没什么长性,所以也不好反驳。

  我平时装的对妻子满不在乎的,可实际上是迷妻子迷得要命。

  能娶到她绝对是祖上修来的福分。

  关於这次的事,我一共有几个目的。其中之一自然是我对妻子和别的男人做爱比较感兴趣。

  另一个目的呢,这只是我的感觉,但是我觉得妻子至少出轨过1次。

  她工作经常加班很晚才回家,出差也很频繁。要说出轨那么机会绝对不少。

  不过我也没有证据,有可能也只是我想多了。

  不过从妻子偶尔表现中总让我觉得有些怀疑,至於为什么我自己也说不好。

  一旦产生怀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像妻子和别的男人做爱的画面,由此也就对这种事产生了兴趣。

  我觉得妻子还算是比较开放的,所以倒也不至於因为出轨而导致家庭破裂。

  当然我也不敢保证。

  所以,只要妻子坚持工作,这种怀疑和不安就不会消除。相对的,也不是说把妻子给别的男人睡了就能放心了。我只是觉得,比起我在这疑神疑鬼的,倒不如你乾脆出个轨让我知道这样还比较踏实。

  於是乎,我就偷偷跑到换妻网上去找单男了。

  贴上妻子的裸照(当然不露脸)后,大概一天能收到50封回复。

  这种经历我也是第一次,还挺害怕的。后来又重新注册了3个新号。

  为了不让人发现我是同一个人,我特意换了用户名和照片。

  每次我都会收到无数的申请,不过我把那些用模板复制黏贴的人全都排除了。

  读一百多封信,发现这类内容也有能写得很有说服力人的和完全不会写的人。

  既有觉得自己雕大牛逼的,也有觉得自己活儿细的。这里面30岁和40岁的人虽然不少,但是最让我惊讶的是大学生很多。

  这里面,有这么一个跟我不在一个县,住得很远,但是每封信都很下功夫的人。

  我们暂且叫他小A。小A第一次和第三次都给我发了信,信写的很有礼貌,让人感觉很容易沟通。

  年龄是30岁,自己开了家小公司。看照片像是个很会玩的人。

  我跟好几个发来邮件的人都聊了,结果最后只有小A留下了。

  或者说最后只剩下小A。用邮件和他们沟通的时候,我故意拖沓一点,晚一点回复,大部分人就退出了。

  不过小A没有。我们大概发了5封左右的邮件往来。最后他提出「总之先见面喝一杯吧。不管结果如何,咱们男同志先见个面聊聊吧。」后来有一天下班后我们约着见了一面。

  他比我小一岁,不过自己经营一家小的建筑公司,感觉非常干练。

  我们聊得很投机,很快就成了朋友。他这个人说话很有技巧,黄段子也能说得一点不让人反感。

  他表示「就算这次的事不成,咱们这个朋友也交定了。」也正是因为他这么说,我才最终决定就是他了。

  我跟小A聊了很多,包括妻子还没同意,应该怎么办之类的。或者应该说是我向经验丰富的小A请教。

  小A看了妻子的照片以后很满意,帮我想了很多主意。

  最后结果,我们暂且决定先按照小A的提案,把妻子带到小A的老家去旅游。

  到了那儿以后「偶遇」小A,然后把小A当做熟人介绍给妻子。按照小A的说明,他的身份是一个建筑公司的经营者。兴趣是按摩。

  之后的事情交给他安排就可以了。

  我们定了一下计划。首先他声明,无论到了哪个阶段,只要我觉得不愿意了,就舍掉称谓直接叫他的全名,这样他就知道计划终止。除此之外就都交给小A来安排。

  另一点事,如果事情发展到有机会和妻子做爱的话,小A会提前开好一个房间,这时候我找借口躲到那个房间去。小A会用手机把实况直播给我。

  等两个人真的开始以后,要不要回房间则由我决定。

  我表示,如果妻子OK的话那么做爱是没问题的。

  两个人之后背着我偷偷见面的也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妻子和他提起了自己曾经有过出轨经历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回家后跟妻子说了一下,喜欢旅游的妻子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我们订的旅馆也是比较高级的,所以事情就更好办了。和小A见面的事妻子也同意了(我只告诉他小A是我朋友,但没提按摩的事),她还挺高兴能见见我的朋友。

  实施当天,也就是今年2月的连休的时候。

  白天我们就是普通地旅游,晚饭的时候跟小A汇合。

  我们假装好久不见那样普通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就一起聊天。小A很会聊天,而且嗓音有点像声优一样,吐字很清楚。

  晚饭很愉快。之后我们又去了酒吧,也玩得很开心。

  期间我几次假装轻描淡写地提了一下小A的副业是做美容师的。

  最后在酒吧的时候他突然对我说「好不容易见一面,我给你捏两下吧,小B(妻子)要是愿意的话我也可以给你捏捏。」,然后时机恰到好处地去了一下洗手间。

  我心里想着「终於来了」,心里还挺紧张,趁这个机会问妻子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妻子这时候心情特别好,跟我说「试试呗,你不是肩膀特别僵么。」我还逗她,跟她说「行么?我都没给你捏过」

  她想了两秒一脸狐疑地小声问我:「你没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吧?」不愧是女人,真是敏感啊。

  最后决定按摩OK。

  按照计划,如果妻子不OK的话,那么我要自己一个人和小A去房间里……还好妻子OK了。

  「那就走呗」简单的说了句我们就去房间了。

  路上小A悄悄打开包让我看了下,告诉我「开好的另一个房间的钥匙就在包里」

  到了房间以后仍然是小A主导大局。

  本来定的顺序是我先来,然后再给妻子按摩,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成了妻子先来了。

  这点不得不说小A老道。就在我准备先让小A给我按摩的时候,我刚躺下,小A就说「你这一身汗臭死了,我先给小B按按,你去擦一下。」(装得像老朋友一样)

  「那我也去洗个澡吧」妻子说

  「小B没事啦,有体香更好」

  「哈哈哈哈」

  就这样,半开玩笑半带着点黄段子地,小A就把节奏给改变了。

  后来小A又说反正按摩完了也要洗澡,不如小B现在就换上浴衣吧,接着又催我赶紧进去洗,没有给妻子拒绝的机会。

  最后结果是,我洗澡的时候妻子换了浴衣,觉得还是应该冲一下,於是也进浴室简单地洗了一下。

  妻子还跟我说「小A这人真有意思」

  虽然妻子喝了点酒,但是她对小A似乎一点怀疑都没有,由此可见小A掌握谈话气氛的技术真的不一般。妻子对於在我朋友在场的情况下进浴室洗澡这件事一点也没觉得尴尬。

  而当妻子先出去以后,我隔着浴室的门听见小A对妻子说「啊,小B穿浴衣超可爱的」的时候,心脏狂跳不止,坐立不安。

  不过按照事先和小A商量好的,最开始给妻子按摩的时候我最好能在旁边。

  所以一边听着浴室门外传来的两人对话的声音,一边正常洗冲洗了一下身体然后就出去了。

  有意思的是,出去以前我还在浴室里用了一下自己平常都不用的保湿水,故意拖延了一下时间,至於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自己也不明白。

  走出浴室的一瞬间我还挺紧张,以为能看到什么惊人的画面。可惜外面并没什么特别的。

  小A站在床上,妻子背对着他坐着正在让小A给她揉肩。

  我出来的时候妻子还招手跟我说

  「喂喂,老公,小A超厉害的!特别专业!」

  按肩的时候两个人有个眼神接触。

  妻子大概是表达「没问题吧」的意思点了一下头,小A也表示「没问题」也点了一下头。

  大家说说笑笑的,后来小A对妻子说「那小B你趴在床上吧」。

  妻子也很乾脆地答应了然后转身趴下。

  小A跨坐在妻子身上,然后开始以肩为中心按摩,完全没有碰任何奇怪的地方。

  刚才也说了,我最佩服小A的地方是他对气氛的掌握。

  「小B的肩膀好硬啊,因为工作吗?」

  「嗯,是的。坐办公室的嘛,没办法。」

  「哎呀哎呀,这么努力啊。」

  像这样的对话一直持续着,从开始就没有冷场过。

  「小O(我),你是不是让小B工作的太辛苦了?」「没有啊」

  「肯定是。小B的肩这么僵可不光是因为胸大压的,肯定是你让人家太累了。」我们就这样带着点黄段子地聊着天。

  后来慢慢地,小A开始揉到了腰部附近。

  「找小A按摩没错吧」

  「嗯,太棒了,我都快睡着了」

  小A还开玩笑说「小B要是睡着了我可要摸你屁股咯」,逗得妻子直笑。

  就在小A开始给妻子揉腿的时候,他虽然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地说这话,可房间里的气氛还是瞬间发生了变化。

  因为他不是隔着浴衣,而是直接将手伸进浴衣里揉。妻子嘴上虽然也还在和他说话,但是气氛却不一样了。

  妻子后来用手把小A翻上来的浴衣又弄了去了,小A却是装作没看见一样继续给妻子揉腿。因为小A并不是只按大腿,更多地是按小腿,所以妻子也不好说什么。

  就在我想着这么下去会发生什么的时候,小A终於行动了。

  「啊,小B困了,小O你把灯调暗一点吧。」

  「不用不用」

  「没事,你睡吧,累了吗不是。」

  小A这么说我也就装得没事一样把灯关了。

  就在我把灯光调暗的几乎是同时,大概不到十秒的时间里,就听到妻子「……啊、哎?啊、啊啊啊啊!哎、什、什么、为什么?」的喘息声。

  这时候我看着床上,感到喉咙里好像有火在烧一样。

  小A用平静的声音说道:

  「小B你下面都湿透啦。我手指头才进去一下,叫声就这么可爱。」同时手已经伸进了妻子的浴衣里面。

  妻子很紧张地想抬起腰坐起来,但却被小A从上面压着无法起身。

  小A则保持着一只手压着妻子的腰,另一只手伸进浴衣里的姿势。

  昨天周五,虽然比较突然,不过第一次将妻子单独借给了小A。

  趁热打铁赶紧来写一下经过。

  我现在心情还没有平静下来,所以文章可能有些混乱还请大家原谅。

  我现在和小A基本上保持着每天邮件来往每周一聚的关系。由於小A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所以通常都是他来找我。当然,我们之间并非只聊一些H的话题。我个人感觉我们之间朋友的关系更多一些。估计小A也是这么觉得的。

  从上上周那一次以后,我就开始和小A商量把妻子借给他的事情。

  我个人对於是否应该按照现在的节奏多久进行一次并不是很清楚,所以向小A徵求意见。

  小A则表示「小B已经是第二次,应该已经适应了。只要你没有问题的话不需要刻意隔很久。」

  按照小A的说法,这种玩法能与不能的分界线十分模糊。平时越是老实单纯的的人,玩起来越大胆。反而那些平时感觉很玩得开的人,到了这时候却完全不行。

  所以说,既然无法判断是否行得通,那么趁着第一次成功的机会赶快再尝试一次是非常有必要的。

  小A觉得应该尽早尝试一下将妻子借给他一晚,不过前提当然是妻子同意。

  我和小A已经是可以随便开玩笑的关系了,所以说这事的时候也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

  小A有这样一点让我觉得非常好,就是他能主动把我担心却又不好意思问出来的事主动说出来。

  打个比方,比如在把妻子借给他这件事上,我虽然觉得很兴奋,但是心里又很不安。於是小A就会主动地像这样:

  首先两个人会以约会的形式开始,之后如果进展顺利再由他提出去酒店地点选在商务酒店

  如果我不放心他可以在附近的酒店帮我提前开个房间(就跟上次差不多)有进展时会打电话汇报

  把事情安排好告诉我。

  还有比如说用谁的名字订房间,如何不让我有被排斥在外的感觉,还有随时可以终止(虽然从来没有过)等等这些问题上为我考虑好。

  之后,在实际上床的问题上,小A很轻描淡写地说:

  「戴套是理所当然的,肯定会带套子的。」

  然后慢慢细致地讨论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同时还出动提出如果当天我临时不愿意了是完全OK的。

  我听到一半的时候心里就已经下决心同意了。

  最后小A又跟我说:「你之前跟我提过的,如果小B以前有过出轨的经历,我会都帮你打听出来的。」

  我跟他见面是在周4,告诉妻子则是在周五。

  妻子问我周六如果没安排的话要干什么(我家周末肯定有一天会出去吃饭)我若无其事地说:「对了,小A说明天想请你吃饭来的」妻子吓了一跳,盯着我问「哎?这是什么意思?」我解释说:

  小A觉得前两次见面都是只是做按摩,所以想要白天和你见个面。你要是愿意的话他还想请你吃个饭。当然小A已经跟我说好了。而且我那天要加班,也陪不了你。

  「老公你这人还真是挺奇怪的」

  有了前两次按摩的经历,妻子也了解我的癖好了。我和妻子又聊了一会儿,她以为这次小A约她就是随便吃个饭而已。

  「但是啊,老公你又不在,万一小A拉我去开房怎么办啊~?」妻子半开玩笑地跟我说。

  「那就看你咯。」我回答的特别自然随意,弄得妻子一脸潮红,直骂我白痴.

  顺便说一下,自从按摩那次以后,我根据我跟妻子之间的关系更紧密了。

  对於小A的事,妻子心里的愧疚比我想像的还要强烈。即使是在我的同意下,她心里还是会感到不安。当然,也不全都是不安,肯定还有兴奋刺激的感觉。

  对於我们这样两个人都要工作的情侣,这样的刺激对我们来说恰到好处。

  虽说我们以前关系也很好,但是那次事情以后,我们变得更愿意跟对方说出自己的感情,同时Kiss也比以前多了。

  当天晚上我也因为兴奋跟妻子Kiss了好几次。

  昨天周六,我按照之前跟妻子说的那样,一早9点就准备出门「加班」。

  出门之前妻子跟我说:「我跟小A吃完晚饭就回来。你要是回来晚的话我给你做饭。」

  之后我就跑到咖啡厅去了~

  妻子大概11点左右出门。我在咖啡厅消磨了一下时间,然后12点左右回到家。妻子这时候已经走了。

  按照小A的计划,以前妻子跟他提过想去看东京国立博物馆,所以两个人会先去那里。下午好好玩一玩,之后以用餐的名义带妻子去酒店。为了不透露过多个人信息,我就不写酒店的名字了。不过房间是一晚4万多日元的高档房间。

  为了以防万一小A在附近也给我开了个房间,不过我最后还是选择呆在家里。

  我家离上野有一定距离,万一有什么事赶过去要花不少时间,这点确实让人有些不安。不过有了前两次的经历,我还是比较相信小A的。

  本来这次还是想和以前一样,让小A用电话直播。

  不过小A却提出,如果我相信他的话,那么这次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就交给他来判断。

  所以这次除了与小A与妻子见面和进入酒店时确定会给我发两次信息以外,其他什么时候打电话过来就都交给小A了。

  下午1点的时候,小A发来邮件「我和小B见面了!玩去啦!」2点的时候,妻子发来邮件「樱花好漂亮!东京国立博物馆,下次咱们两个一起来吧!老公工作加油!」

  这之后小A基本没有再发来邮件,但是妻子时不时会发几条过来。

  妻子其实平时是比较大条的那种,不常发信息。所以可见妻子也是为了给自己找借口,或者说是为了掩盖心中的罪恶感,所以才会这样频繁地给我发邮件。

  说实话,下午这段时间心里的嫉妒真不是盖的。这种没有H,两个人一起开心地一起游玩的气氛更让人难受。

  顺便提一下,我跟小A事先定了几条规矩。

  一个是只要我主动给小A打电话,那么这次的计划立刻终止。

  当然,这也是小A主动提出的。我个人来说,打电话过去要求对方停止还真的是很难说出口。所以定为只要电话拨过去就中止计划。

  也就是说,只要我觉得受不了了,就立刻打电话过去就可以了。

  下午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想要干点什么却又静不下心,脑子里想的全是妻子。

  试着看看书或者电视,但最终还是静不下心。

  放了一下一直留着没舍得看的「龙马传」,结果也没看进去。

  6点的时候,小A又发来了邮件「进酒店了」

  几乎是同时,从那时候开始两个人都没有再发邮件来了。

  想着两个人现在正在吃饭,加上从中午一直到现在心里的嫉妒,这时候心脏已经砰砰地快让人忍不了了。

  我自己也凑合泡了个杯面,但是根本咽不下去。这可能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泡了面没吃完。

  电话一直被我紧紧地攥在手里。

  6点之后的时间无比漫长。

  小A打来电话是在8点半的时候。

  这期间我几次想要给小A打电话,甚至是想要给妻子打电话。

  7点之后我有几次都已经按下拨号键了,但是在拨通以前又挂断了。

  电话接通以后,听到的是小A的声音。

  「喂,是我,A,那个XX的事。对」

  我一听就知道他在演戏,所以就没有搭话。

  我就问了一句「现在是在酒店么」

  「嗯,是的。对对。所以说周二必须要把东西运过去……」接下来小A又说了一堆,然后一阵杂音之后听到小A把手机切换到免提的声音。

  「电话?」

  能感觉到是从很近的地方传来妻子的声音。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

  无论怎么听也觉得是妻子躺在他身边的感觉。两个人现在肯定是在酒店的房间里。而且妻子的声音听起来很慵懒。

  「工作电话。都跟他们说了周六不要说工作的事」接着听到妻子笑着说「社长大人哪有周六啊~」我没想到电话里两人的对话能听得这么清楚。当然听不到或是听不清的地方也是有的。

  但是走路的脚步声和对话的声音意外的清晰。

  过了一会看,听见小A说:「怎么样,要不要给小O(我)打个电话?」「哎,打电话?不行了啦……」

  「真的,小O跟我说了你可以不用回去的。他没跟你说么?」「啊,我真没听说啊。而且啊~他说就只是和你吃个饭而已啊。」这时候我攥着电话的手都在抖了。写成文字大家可能感受不到,但是妻子那句「而且啊~」是那种非常妩媚的,感觉在向男人撒娇的口气。

  而且那句「只是和你吃个饭」能感觉到,两个人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只是吃个饭」了。这个对我的冲击相当大。

  紧接着,小A又说到:

  「对不起对不起。说起来我还没让你吃上饭呢。」「好差劲哦~」

  妻子调皮的声音让我的手几乎抖到需要另一只手按住自己才能够抓住电话的程度。

  我记不全两个人所有的对话,都写出来也有点长。

  总之后来就是妻子说如果我同意她留宿的话应该会提前告诉她,而小A就一直在安抚她。

  小A安抚妻子让我心里感觉毛毛躁躁的。途中,小A还说了一句「小B你也没穿衣服」,也就是说两个人至少已经做过一次,妻子都脱光了。听到这我整个人都傻了。

  后来又有一些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和床的声音,能听出小A把手机放在床头了。

  因为感觉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就在话筒旁边。

  虽然这已经是第三次活动了。不过这却是第一次在我不在场的前提下听妻子提到自己,那种感觉还是很奇妙的。

  两个人又聊了很多,有无关紧要的闲话,也有相对认真的话题。期间妻子还说什么不喜欢烟味儿之类的让人摸不到头绪的话。

  最终,小A提出:「那我给小O打电话吧」

  「哎——!等,等一下,小A你先别打」

  这之后,电话突然断了。

  我这时候既兴奋又有些彷徨。

  妻子和小A说话的语气比我想像中还要亲密这点让我非常嫉妒。

  过了5分钟,妻子打电话过来。

  我觉得如果秒接的话会有些奇怪,所以等电话响了大概5声左右才接起来。

  「喂」

  「啊,…老公啊,那个什么……恩……」

  电话那边妻子好像在深呼吸一样。

  「我好像有点喝多了……所以小A说最好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这时候嗓子就像火烧一样,但还是嗯了一声。

  「老公你要是同意的话,小A说会开个房间给我,明天再回去行吗?」「你们现在在酒店的房间里?」

  「嗯。要是不行的话我现在打车回去……啊,小A说他送我」一想到电话那边的妻子此时正一丝不挂,我的心脏就已经快要炸了。

  「你们已经做了吗?」我问道。

  妻子沉默了一瞬间,然后说

  「…没有啊」

  「是刚刚到房间吗?」

  「恩」

  「…恩,行啊。住下吧。今天玩得开心吗?」

  「恩」

  「那就好。明天回来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

  「嗯。…老公真的没关系吗?」

  「今天不是玩的很开心吗?」

  「嗯?…嗯,是啊。」

  「不用担心我。喝多了就好好休息吧。」

  「……嗯,我知道啦。」

  「能让小A接一下吗?」

  妻子应了一声就把电话交给小A了。

  「喂,小O吗?小B喝多了啊。」

  小A还在演戏。

  「你们做了吗?」

  「啊————对,大概六点左右开始的。吃得挺好的。」小A表面上是在说吃饭的事,

  可实际上很明显是指和妻子H的事情。

  小A的这种反应速度真不是盖的,不过那时候的我的小心脏可是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根本顾不上这个了。

  小A又自说自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不好意思,我先扶小B去休息了。明天回去之前再给你打电话。」然后就挂断了。

  我本来以为有过两次类似的经历自己已经习惯了。但是对面电话挂了以后我真的慌了。

  这个估计不是亲身体验过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明明是自己的愿望,但是心里却极其焦躁。我在屋里不停地挠头,把电视开了关,关了开,开了又关。一边喝啤酒一边看手机。

  好几次后悔到几乎要给妻子打电话。

  这一个小时恐怕是我人生中看手机次数最多的一个小时。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电话响了。小A来电。秒接。

  把手机放在耳边的瞬间,一阵唰啦唰啦的声音后传来了妻子的娇喘。

  而且还是那种做得非常激烈非常兴奋的声音。

  那种马上就要高潮,但却比以往我听过的妻子的叫声还要高亢。

  「啊不要!我要来了小A,要来了!啊!不好!来了!来了!来了!」「小B!」

  随着妻子的叫声和小A呼唤着妻子名字的声音,电话挂断了。

  说实话那一刻我真的兴奋到极点了。过了两天之后,现在回想起来,这可能是小A为了营造气氛故意这么做的。

  电话再次打过来是在30分钟后。

  这期间我脑子里全是妻子妩媚的叫声,人一直处於放空状态。

  接起电话以后是小A的声音。

  声音很清楚,感觉两个人正在正常地聊天。

  「电话?」

  「不是,发个邮件。没事你不用管。」

  「啊,不过啊,你刚才说的我觉得我能理解。」「是吧是吧。所以说两个人结婚以后随着互相了解增多,反而不会怎么做爱了。」

  「是啊」

  「做爱当然很重要,但是想要互相了解的这种情感我觉得更可贵。」「嗯嗯。」

  「当然也不是说结了婚两个人就完全互相了解了。啊,对了,听说美国跟咱们不一样。」

  「是吗。怎么不一样啊?」

  「西方人的男女关系等同於性关系。如果夫妻两人不做爱了那么离婚也就不远了」

  「真的吗~?」

  「好像是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两个人完全是枕边对话的感觉,妻子的声音相当甜。感觉两人之间已经完全没有隔阂。实际上两个人很可能是抱在一起的。

  小A的声音每一句我都能听得很清楚,但是妻子的声音要听清却非常困难。

  感觉好像故意不让我听见一样……

  「这样光抱着就很舒服是吧」

  「……恩。光这样就很舒服。」

  两人就像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基本上是由小A在主导对话。

  「夫妻之间做爱和这种做爱完全是两种不同东西」「……嗯,虽然说不清楚,但我能理解」

  期间有时会有两人的鼻息声,应该是他们在接吻。

  这次的电话时间很长,大概持续了20到40分钟。

  所以把所有对话都写下来是不可能的。期间最让人胸闷和兴奋的是小A诱导妻子说的这一段,在两个人稍稍聊了一些我的话题之后:

  「小A,说起来我老公和你比起来,你比较小一点对不对?」「嗯,是啊」

  「那为什么我老公要叫你A桑,你却直接叫我老公的名字啊?因为你是社长咯?」

  「这跟我是不是社长没什么关系吧。我又不是你老公的社长。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哎,我不知道啦。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也没有问过我老公」有两秒的空白,两个人好像在说悄悄话,

  然后就听到妻子大笑「哈哈哈,骗人!你骗人!」「没骗你。男人就是这样。」

  「绝对是骗人的!」

  最开始我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妻子接着又说:

  「那照你的意思,你要对黑人说敬语咯?」

  「说啊,当然说了!我看见黑人的一瞬间就滚过去问人家『大哥!我给您拎包啊!』」

  妻子听小A说完笑了好久。

  实际上也就是大家想的那样。

  之后又听到小A反覆说「再说一遍」和妻子笑声。最后妻子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小A的鸡X大!好了吧!满意了吧!结束了哦!」实际上我和小A并没有过坦诚相见的经历,所以也不知道谁的大谁的小。所以被妻子这样直接地拿来比较让我比较受伤。

  之后没多久电话就断了。

  后来大概11点多一点,妻子打来电话。

  「啊,老公…你还没睡啊」

  听起来妻子好像故意想要表现得很温柔。

  「怎么了?」

  「嗯,没事。我还以为你已经睡了。」

  「……没呢。怎么样,你好点了吗?」

  很明显能感觉到妻子是在床上给我打电话。小A是不是在她身边不知道。

  聊了几句以后就挂了。

  小A打来的最后一通电话是在那之后大概两个小时,也就是1点左右的时候。

  当然那时候我还没睡呢。电话打过来秒接。

  一接起电话就听到妻子「啊啊!啊、啊、啊、啊!」这样含糊的,好像是马上要高潮的叫声。

  虽然接电话之前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是隔着电话听到的妻子的声音还是让我特别兴奋。

  而且不知道小A是怎么做的,但是我能感觉到电话离他们很近。近到了甚至能听到破音的程度。

  估计是把手机放在床头,然后在用正常位或者是背后位在做。

  同时还能听到A用开启抖S模式时的声音问妻子「B酱,舒服吗?啊?」

  能感觉到他也喘得很厉害。

  在妻子「啊、不知道!」

  后的一阵好像是被干得非常激烈的「啊、啊、啊、啊、啊、啊!」之后,两个人的声音突然就沉寂了。

  过了一会儿,听到妻子喘着粗气说道:

  「讨厌啦小A,太激烈了」

  小A说:

  「但是你挺喜欢这样不是吗?」

  「…喜欢、可能吧。我也不知道,不过真的好厉害。」两个人就这样用慵懒地对话。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A接下来说的:

  「你老公以外的男人就只有你刚才说的那一个?」「嗯……」

  我听到这一下就晕了。

  「是吗~.果然啊。O他知道吗?不知道吧。」

  妻子跟我说过结婚以前的事,但是结婚以后的事是小A刚刚打听出来的。

  「你现在还跟那个人做过吗?」

  「没有了。现在就只有我老公和你」

  「我们几个里面还是我干得最舒服吧」

  「讨厌啦,你又来。啊!要去了!」

  「我们几个里面是不是我干得最舒服?」

  「啊!讨厌……好舒服!啊、啊、啊、!好厉害!小A干得最舒服!」妻子出轨的话题也就到此为止。更详细的内容小A也没有问出来。

  本来如果妻子真的有出轨的话小A会详细地问出来的。不过似乎妻子和那个人就只有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过联系了。

  可能是两个人都已经习惯了。比起以前按摩的时候,小A说话更有攻击性。

  两个人的喘息都很重,

  期间听到妻子说

  「啊!要去了!小A你也去嘛!」

  「等你先去了的!」

  「不要!快!」

  「我还早着呢。B,舒服不舒服啊?」

  「啊、讨厌啦……!小A!」

  在接下来妻子连续说了好几次好舒服和高潮的叫声之后小A也射了,几乎同时我也撸出来了……

  小A射了之后,电话那边妻子还在喘着粗气的时候电话挂断了。

  过了大概30分钟小A发来一条「刚才电话听到了吧。今天到此结束」的邮件。

  昨天妻子回来的时候样子特别害羞。

  面对我的质问,妻子说「因为你都那么说了,所以我就和小A做了1次……就1次哦!」

  昨天晚上我和妻子是搂在一起睡的。

  今后我应该还会和小A有很多来往。

  不过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情感上现在还比较混乱,不过我一点也不后悔。对妻子的感情也更强烈了。

  今后会怎样还不清楚。

  对於小A把妻子当成是自己的女人一样玩弄和称呼感到不甘的同时,也因为了解了一直以来不知道的妻子的另一面而更变得更爱妻子了。

  由於我是一边回忆一边写,有一些写出来太过痛苦或是记不清的地方都省掉了。可能读起来不太通顺十分抱歉。

  最近第一次让妻子跟别人睡了part2

  昨天周五,虽然比较突然,不过第一次将妻子单独借给了小A。

  趁热打铁赶紧来写一下经过。

  我现在心情还没有平静下来,所以文章可能有些混乱还请大家原谅。

  我现在和小A基本上保持着每天邮件来往+每周一聚的关系。

  由於小A的工作时间比较自由,所以通常都是他来找我。

  当然,我们之间并非只聊一些H的话题。

  我个人感觉我们之间朋友的关系更多一些。

  估计小A也是这么觉得的。

  从上上周那一次以后,我就开始和小A商量把妻子借给他的事情。

  我个人对於是否应该按照现在的节奏多久进行一次并不是很清楚,所以向小A徵求意见。

  小A则表示「小B已经是第二次,应该已经适应了。只要你没有问题的话不需要刻意隔很久。」

  按照小A的说法,这种玩法能与不能的分界线十分模糊。

  平时越是老实单纯的的人,玩起来越大胆。

  反而那些平时感觉很玩得开的人,到了这时候却完全不行。

  所以说,既然无法判断是否行得通,那么趁着第一次成功的机会赶快再尝试一次是非常有必要的。

  小A觉得应该尽早尝试一下将妻子借给他一晚,不过前提当然是妻子同意。

  我和小A已经是可以随便开玩笑的关系了,所以说这事的时候也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

  小A有这样一点让我觉得非常好,就是他能主动把我担心却又不好意思问出来的事主动说出来。

  打个比方,比如在把妻子借给他这件事上,我虽然觉得很兴奋,但是心里又很不安。

  於是小A就会主动地像这样:首先两个人会以约会的形式开始,之后如果进展顺利再由他提出去酒店地点选在商务酒店如果我不放心他可以在附近的酒店帮我提前开个房间(就跟上次差不多)有进展时会打电话汇报把事情安排好告诉我。

  还有比如说用谁的名字订房间,如何不让我有被排斥在外的感觉,还有随时可以终止(虽然从来没有过)等等这些问题上为我考虑好。

  之后,在实际上床的问题上,小A很轻描淡写地说:「戴套是理所当然的,肯定会带套子的。」

  然后慢慢细致地讨论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同时还出动提出如果当天我临时不愿意了是完全OK的。

  我听到一半的时候心里就已经下决心同意了。

  最后小A又跟我说:「你之前跟我提过的,如果小B以前有过出轨的经历,我会都帮你打听出来的。」

  我跟他见面是在周4,告诉妻子则是在周五。

  妻子问我周六如果没安排的话要干什么(我家周末肯定有一天会出去吃饭)我若无其事地说:「对了,小A说明天想请你吃饭来的」妻子吓了一跳,盯着我问「哎?这是什么意思?」我解释说:小A觉得前两次见面都是只是做按摩,所以想要白天和你见个面。

  你要是愿意的话他还想请你吃个饭。

  当然小A已经跟我说好了。

  而且我那天要加班,也陪不了你。

  「老公你这人还真是挺奇怪的」

  有了前两次按摩的经历,妻子也了解我的癖好了。

  我和妻子又聊了一会儿,她以为这次小A约她就是随便吃个饭而已。

  「但是啊,老公你又不在,万一小A拉我去开房怎么办啊~?」妻子半开玩笑地跟我说。

  「那就看你咯。」

  我回答的特别自然随意,弄得妻子一脸潮红,直骂我白痴。

  顺便说一下,自从按摩那次以后,我根据我跟妻子之间的关系更紧密了。

  对於小A的事,妻子心里的愧疚比我想像的还要强烈。

  即使是在我的同意下,她心里还是会感到不安。

  当然,也不全都是不安,肯定还有兴奋刺激的感觉。

  对於我们这样两个人都要工作的情侣,这样的刺激对我们来说恰到好处。

  虽说我们以前关系也很好,但是那次事情以后,我们变得更愿意跟对方说出自己的感情,同时Kiss也比以前多了。

  当天晚上我也因为兴奋跟妻子Kiss了好几次。

  昨天周六,我按照之前跟妻子说的那样,一早9点就准备出门「加班」。

  出门之前妻子跟我说:「我跟小A吃完晚饭就回来。你要是回来晚的话我给你做饭。」

  之后我就跑到咖啡厅去了~妻子大概11点左右出门。

  我在咖啡厅消磨了一下时间,然后12点左右回到家。

  妻子这时候已经走了。

  按照小A的计划,以前妻子跟他提过想去看东京国立博物馆,所以两个人会先去那里。

  下午好好玩一玩,之后以用餐的名义带妻子去酒店。

  为了不透露过多个人信息,我就不写酒店的名字了。

  不过房间是一晚4万多日元的高档房间。

  为了以防万一小A在附近也给我开了个房间,不过我最后还是选择呆在家里。

  我家离上野有一定距离,万一有什么事赶过去要花不少时间,这点确实让人有些不安。

  不过有了前两次的经历,我还是比较相信小A的。

  本来这次还是想和以前一样,让小A用电话直播。

  不过小A却提出,如果我相信他的话,那么这次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就交给他来判断。

  所以这次除了与小A与妻子见面和进入酒店时确定会给我发两次信息以外,其他什么时候打电话过来就都交给小A了。

  下午1点的时候,小A发来邮件「我和小B见面了!玩去啦!」2点的时候,妻子发来邮件「樱花好漂亮!东京国立博物馆,下次咱们两个一起来吧!老公工作加油!」

  这之后小A基本没有再发来邮件,但是妻子时不时会发几条过来。

  妻子其实平时是比较大条的那种,不常发信息。

  所以可见妻子也是为了给自己找借口,或者说是为了掩盖心中的罪恶感,所以才会这样频繁地给我发邮件。

  说实话,下午这段时间心里的嫉妒真不是盖的。

  这种没有H,两个人一起开心地一起游玩的气氛更让人难受。

  顺便提一下,我跟小A事先定了几条规矩。

  一个是只要我主动给小A打电话,那么这次的计划立刻终止。

  当然,这也是小A主动提出的。

  我个人来说,打电话过去要求对方停止还真的是很难说出口。

  所以定为只要电话拨过去就中止计划。

  也就是说,只要我觉得受不了了,就立刻打电话过去就可以了。

  下午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想要干点什么却又静不下心,脑子里想的全是妻子。

  试着看看书或者电视,但最终还是静不下心。

  放了一下一直留着没舍得看的「龙马传」,结果也没看进去。

  6点的时候,小A又发来了邮件「进酒店了」

  几乎是同时,从那时候开始两个人都没有再发邮件来了。

  想着两个人现在正在吃饭,加上从中午一直到现在心里的嫉妒,这时候心脏已经砰砰地快让人忍不了了。

  我自己也凑合泡了个杯面,但是根本咽不下去。

  这可能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泡了面没吃完。

  电话一直被我紧紧地攥在手里。

  6点之后的时间无比漫长。

  小A打来电话是在8点半的时候。

  这期间我几次想要给小A打电话,甚至是想要给妻子打电话。

  7点之后我有几次都已经按下拨号键了,但是在拨通以前又挂断了。

  电话接通以后,听到的是小A的声音。

  「喂,是我,A,那个XX的事。对」

  我一听就知道他在演戏,所以就没有搭话。

  我就问了一句「现在是在酒店么」

  「嗯,是的。对对。所以说周二必须要把东西运过去……」接下来小A又说了一堆,然后一阵杂音之后听到小A把手机切换到免提的声音。

  「电话?」

  能感觉到是从很近的地方传来妻子的声音。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

  无论怎么听也觉得是妻子躺在他身边的感觉。

  两个人现在肯定是在酒店的房间里。

  而且妻子的声音听起来很慵懒。

  「工作电话。都跟他们说了周六不要说工作的事」接着听到妻子笑着说「社长大人哪有周六啊~」我没想到电话里两人的对话能听得这么清楚。

  当然听不到或是听不清的地方也是有的。

  但是走路的脚步声和对话的声音意外的清晰。

  过了一会看,听见小A说:「怎么样,要不要给小O(我)打个电话?」「哎,打电话?不行了啦……」

  「真的,小O跟我说了你可以不用回去的。他没跟你说么?」「啊,我真没听说啊。而且啊~他说就只是和你吃个饭而已啊。」这时候我攥着电话的手都在抖了。

  写成文字大家可能感受不到,但是妻子那句「而且啊~」是那种非常妩媚的,感觉在向男人撒娇的口气。

  而且那句「只是和你吃个饭」

  能感觉到,两个人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只是吃个饭」了。

  这个对我的冲击相当大。

  紧接着,小A又说到:「对不起对不起。说起来我还没让你吃上饭呢。」「好差劲哦~」

  妻子调皮的声音让我的手几乎抖到需要另一只手按住自己才能够抓住电话的程度。

  我记不全两个人所有的对话,都写出来也有点长。

  总之后来就是妻子说如果我同意她留宿的话应该会提前告诉她,而小A就一直在安抚她。

  小A安抚妻子让我心里感觉毛毛躁躁的。

  途中,小A还说了一句「小B你也没穿衣服」,也就是说两个人至少已经做过一次,妻子都脱光了。

  听到这我整个人都傻了。

  后来又有一些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和床的声音,能听出小A把手机放在床头了。

  因为感觉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就在话筒旁边。

  虽然这已经是第三次活动了。

  不过这却是第一次在我不在场的前提下听妻子提到自己,那种感觉还是很奇妙的。

  两个人又聊了很多,有无关紧要的闲话,也有相对认真的话题。

  期间妻子还说什么不喜欢烟味儿之类的让人摸不到头绪的话。

  最终,小A提出:「那我给小O打电话吧」

  「哎——!等,等一下,小A你先别打」

  这之后,电话突然断了。

  我这时候既兴奋又有些彷徨。

  妻子和小A说话的语气比我想像中还要亲密这点让我非常嫉妒。

  过了5分钟,妻子打电话过来。

  我觉得如果秒接的话会有些奇怪,所以等电话响了大概5声左右才接起来。

  「喂」

  「啊,…老公啊,那个什么……恩……」

  电话那边妻子好像在深呼吸一样。

  「我好像有点喝多了……所以小A说最好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这时候嗓子就像火烧一样,但还是嗯了一声。

  「老公你要是同意的话,小A说会开个房间给我,明天再回去行吗?」「你们现在在酒店的房间里?」

  「嗯。要是不行的话我现在打车回去……啊,小A说他送我」一想到电话那边的妻子此时正一丝不挂,我的心脏就已经快要炸了。

  「你们已经做了吗?」

  我问道。

  妻子沉默了一瞬间,然后说「…没有啊」

  「是刚刚到房间吗?」

  「恩」

  「…恩,行啊。住下吧。今天玩得开心吗?」

  「恩」

  「那就好。明天回来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

  「嗯。…老公真的没关系吗?」

  「今天不是玩的很开心吗?」

  「嗯?…嗯,是啊。」

  「不用担心我。喝多了就好好休息吧。」

  「……嗯,我知道啦。」

  「能让小A接一下吗?」

  妻子应了一声就把电话交给小A了。

  「喂,小O吗?小B喝多了啊。」

  小A还在演戏。

  「你们做了吗?」

  「啊————对,大概六点左右开始的。吃得挺好的。」小A表面上是在说吃饭的事,可实际上很明显是指和妻子H的事情。

  小A的这种反应速度真不是盖的,不过那时候的我的小心脏可是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根本顾不上这个了。

  小A又自说自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不好意思,我先扶小B去休息了。

  明天回去之前再给你打电话。「

  然后就挂断了。

  我本来以为有过两次类似的经历自己已经习惯了。

  但是对面电话挂了以后我真的慌了。

  这个估计不是亲身体验过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明明是自己的愿望,但是心里却极其焦躁。

  我在屋里不停地挠头,把电视开了关,关了开,开了又关。

  一边喝啤酒一边看手机。

  好几次后悔到几乎要给妻子打电话。

  这一个小时恐怕是我人生中看手机次数最多的一个小时。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电话响了。

  小A来电。秒接。

  把手机放在耳边的瞬间,一阵唰啦唰啦的声音后传来了妻子的娇喘。

  而且还是那种做得非常激烈非常兴奋的声音。

  那种马上就要高潮,但却比以往我听过的妻子的叫声还要高亢。

  「啊不要!我要来了小A,要来了!啊!不好!来了!来了!来了!」「小B!」

  随着妻子的叫声和小A呼唤着妻子名字的声音,电话挂断了。

  说实话那一刻我真的兴奋到极点了。

  过了两天之后,现在回想起来,这可能是小A为了营造气氛故意这么做的。

  电话再次打过来是在30分钟后。

  这期间我脑子里全是妻子妩媚的叫声,人一直处於放空状态。

  接起电话以后是小A的声音。

  声音很清楚,感觉两个人正在正常地聊天。

  「电话?」

  「不是,发个邮件。没事你不用管。」

  「啊,不过啊,你刚才说的我觉得我能理解。」「是吧是吧。所以说两个人结婚以后随着互相了解增多,反而不会怎么做爱了。」

  「做爱当然很重要,但是想要互相了解的这种情感我觉得更可贵。」「嗯嗯。」

  「当然也不是说结了婚两个人就完全互相了解了。啊,对了,听说美国跟咱们不一样。」

  「是吗。怎么不一样啊?」

  「西方人的男女关系等同於性关系。如果夫妻两人不做爱了那么离婚也就不远了」

  「真的吗~?」

  「好像是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两个人完全是枕边对话的感觉,妻子的声音相当甜。

  感觉两人之间已经完全没有隔阂。

  实际上两个人很可能是抱在一起的。

  小A的声音每一句我都能听得很清楚,但是妻子的声音要听清却非常困难。

  感觉好像故意不让我听见一样……「这样光抱着就很舒服是吧」「……恩。光这样就很舒服。」

  两人就像这样你一句我一句。

  基本上是由小A在主导对话。

  「夫妻之间做爱和这种做爱完全是两种不同东西」「……嗯,虽然说不清楚,但我能理解」

  期间有时会有两人的鼻息声,应该是他们在接吻。

  这次的电话时间很长,大概持续了20到40分钟。

  所以把所有对话都写下来是不可能的。

  期间最让人胸闷和兴奋的是小A诱导妻子说的这一段,在两个人稍稍聊了一些我的话题之后:「小A,说起来我老公和你比起来,你比较小一点对不对?」「嗯,是啊」

  「那为什么我老公要叫你A桑,你却直接叫我老公的名字啊?因为你是社长咯?」

  「这跟我是不是社长没什么关系吧。我又不是你老公的社长。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哎,我不知道啦。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也没有问过我老公」有两秒的空白,两个人好像在说悄悄话,然后就听到妻子大笑「哈哈哈,骗人!你骗人!」

  「没骗你。男人就是这样。」

  「绝对是骗人的!」

  最开始我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妻子接着又说:「那照你的意思,你要对黑人说敬语咯?」

  「说啊,当然说了!我看见黑人的一瞬间就滚过去问人家『大哥!我给您拎包啊!』」

  妻子听小A说完笑了好久。

  实际上也就是大家想的那样。

  之后又听到小A反覆说「再说一遍」

  和妻子笑声。

  最后妻子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小A的鸡X大!好了吧!满意了吧!结束了哦!」

  实际上我和小A并没有过坦诚相见的经历,所以也不知道谁的大谁的小。

  所以被妻子这样直接地拿来比较让我比较受伤。

  之后没多久电话就断了。

  后来大概11点多一点,妻子打来电话。

  「啊,老公…你还没睡啊」

  听起来妻子好像故意想要表现得很温柔。

  「怎么了?」

  「嗯,没事。我还以为你已经睡了。」

  「……没呢。怎么样,你好点了吗?」

  很明显能感觉到妻子是在床上给我打电话。

  小A是不是在她身边不知道。

  聊了几句以后就挂了。

  小A打来的最后一通

  电话是在那之后大概两个小时,也就是1点左右的时候。

  当然那时候我还没睡呢。

  电话打过来秒接。

  一接起电话就听到妻子「啊啊!啊、啊、啊、啊!」这样含糊的,好像是马上要高潮的叫声。

  虽然接电话之前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是隔着电话听到的妻子的声音还是让我特别兴奋。

  而且不知道小A是怎么做的,但是我能感觉到电话离他们很近。

  近到了甚至能听到破音的程度。

  估计是把手机放在床头,然后在用正常位或者是背后位在做。

  同时还能听到A用开启抖S模式时的声音问妻子「B酱,舒服吗?啊?」能感觉到他也喘得很厉害。

  在妻子「啊、不知道!」

  后的一阵好像是被干得非常激烈的「啊、啊、啊、啊、啊、啊!」之后,两个人的声音突然就沉寂了。

  过了一会儿,听到妻子喘着粗气说道:「讨厌啦小A,太激烈了」小A说:「但是你挺喜欢这样不是吗?」

  「…喜欢、可能吧。我也不知道,不过真的好厉害。」两个人就这样用慵懒地对话。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A接下来说的:「你老公以外的男人就只有你刚才说的那一个?」

  「嗯……」

  我听到这一下就晕了。

  「是吗~。果然啊。O他知道吗?不知道吧。」妻子跟我说过结婚以前的事,但是结婚以后的事是小A刚刚打听出来的。

  「你现在还跟那个人做过吗?」

  「没有了。现在就只有我老公和你」

  「我们几个里面还是我干得最舒服吧」

  「讨厌啦,你又来。啊!要去了!」

  「我们几个里面是不是我干得最舒服?」

  「啊!讨厌……好舒服!啊、啊、啊、!好厉害!小A干得最舒服!」妻子出轨的话题也就到此为止。

  更详细的内容小A也没有问出来。

  本来如果妻子真的有出轨的话小A会详细地问出来的。

  不过似乎妻子和那个人就只有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过联系了。

  可能是两个人都已经习惯了。

  比起以前按摩的时候,小A说话更有攻击性。

  两个人的喘息都很重,期间听到妻子说「啊!要去了!小A你也去嘛!」「等你先去了的!」

  「不要!快!」

  「我还早着呢。B,舒服不舒服啊?」

  「啊、讨厌啦……!小A!」

  在接下来妻子连续说了好几次好舒服和高潮的叫声之后小A也射了,几乎同时我也撸出来了……小A射了之后,电话那边妻子还在喘着粗气的时候电话挂断了。

  过了大概30分钟小A发来一条「刚才电话听到了吧。今天到此结束」的邮件。

  昨天妻子回来的时候样子特别害羞。

  面对我的质问,妻子说「因为你都那么说了,所以我就和小A做了1次……就1次哦!」

  昨天晚上我和妻子是搂在一起睡的。

  今后我应该还会和小A有很多来往。

  不过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情感上现在还比较混乱,不过我一点也不后悔。

  对妻子的感情也更强烈了。

  今后会怎样还不清楚。

  对於小A把妻子当成是自己的女人一样玩弄和称呼感到不甘的同时,也因为了解了一直以来不知道的妻子的另一面而更变得更爱妻子了。

  最近第一次让妻子跟别人睡了part3

  9号把妻子借给小A整整一天后,我们隔了一段时间。

  29号又见了一次面,我来给大家汇报一下。

  我看了一下回复,好像有些朋友把我和别人弄混了。

  希望大家不要给别人添麻烦。

  我说隔了一段时间是指妻子和小A隔了大概有3周没有见。

  期间我和小A一起喝过2次酒。

  我和妻子关系还是一如既往。

  但是我们之间基本上不会提起小A的话题。

  跟以前比,我感觉妻子向我撒娇的次数增多了。

  妻子个子比我矮,但是最近经常踮起脚尖来抱我。

  这次特意空出一段时间,一个是因为我和小A的时间一直合不上拍。

  另一个则是9号把妻子借给小A那次对妻子的刺激有些太强了。

  所以考虑到各种因素我觉得大家都需要一点时间。

  小A很体谅我。

  还问我是不是邮件上也应该空一空,问我还有什么别的需求等等。

  我们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行动上先从让妻子和小A独处的形式上退回来。

  回到最开始的方式。

  我们也说了好多9号的事。

  我告诉小A我非常希望能够还有机会能听到妻子和小A谈论她和我在床上的事,希望小A能帮我打听到更多内容。

  小A告诉我我这样的人的共同点是对妻子强烈的爱。

  还有想要了解妻子甚至超过妻子本人的愿望。

  我听了以后也觉得确实是这样的。

  我跟小A说这次的黄金周想要做一些不一样的。

  无论用什么形式,我这次想要亲眼看妻子和小A交合的画面。

  关于方法,我们讨论了很多。

  比如说拍摄视频等等。

  不过偷拍的风险太高。

  而用数码相机直接拍,妻子肯定又不愿意。

  所以最后谈论的结果是,回到最开始的方法。

  也就是在她们做到半途的时候我回到现场。

  但和以前不同的是,我不是2小时以后再回去,而是按照和小A约好的,突然出现在现场。

  其实第一次的时候我们也想这么做来的。

  不过后来由于我害怕突然回到房间后事情会不好收拾,所以计划就推迟了。

  小A觉得因为经历了9号那次的事件,现在如果我半途回到屋里,看到妻子刚开始给小A口交,刺激会不会太小了。

  所以小A提议,在我回到房间后,先观察一下妻子的反应。

  如果妻子同意继续,那么再从最开始重新做起,然后一步一步深入。

  最开始告诉妻子29号要和小A见面时,妻子显得有些犹豫。

  不过这次是黄金周的第一天,第二天我会带妻子去看她喜欢的电影。

  而且这次也不是妻子和小A两个人独处,所以妻子还是答应了。

  顺便提一下,妻子背着我在和小A发邮件。

  内容是小A给我看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很普通的对话,频率大概一天一次。

  我们是25日决定的29日的行程。

  26日的时候,小A给妻子发了一条「我很期待29号能见到你」。

  妻子也回了一条「虽说这可能有点奇怪,不过我也有点期待呢」。

  29日黄金周第一天的时候,除了小A这次只订了一间房以外,其他的和以前没什么差别。

  7点的时候,我们三个一起吃了个饭。

  9点去的房间。

  妻子还是需要个按摩的借口,当然其实三个人心里都很清楚是怎么回事。

  小A笑着问妻子「我们去按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