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鞭_日日啪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皮鞭

皮鞭
??「是啊。老板,給我一支皮鞭和一打安全蠟燭,還有八爪機關椅的保養潤滑油也來一小瓶。」少年苦笑著“點餐”。

? ? 「馬上好……哎呀,糟糕,皮鞭賣完了。」老板彎下腰,語氣有些傷腦筋。等他再度站起來時,除了一捆蠟燭和一小瓶潤滑油以外,手上還拿著一只老舊的皮鞭。
-免费AV-色萝莉-日日啪-色姐姐-黄色成人av-轻轻搞-操逼网-久久色-五月色-噜噜色
? ? 「小陳,要不你看這個怎麽樣?我上個禮拜跟一個女人用自慰棒組合換來的舊皮鞭,本來是想用辣椒水泡過之后大特賣的,算你半價吧。」老板不好意思的說.「可以。」少年爽快的掏出錢包。反正老姊也不知道,多出來的錢正好自己吞了。

? ? 啊,順便。

? ? 「老板,我上次跟你訂的那個……」

? ? 「喔,已經到了,算起來價錢也差不多是這皮鞭的半價,你多補十塊錢我就給你吧。」

? ? 「成交。」少年喜上眉梢,毫不猶豫的把錢付了。

? ? 少年名叫陳平,和漢高祖時的大功臣同名,不過本人倒是沒有什麽特才。

? ? 要說陳平最特別的一點,就是和他姐姐陳嬌一樣,都有著特別的性癖好。

? ? 陳平喜歡TG、CD之類的玩意,床底下藏了不少假胸部、假陰道、女裝什麽的,而且都是以陳嬌的尺寸訂做的。至於陳嬌,則是個SM愛好者,還是個蕾絲邊,俗稱拉拉,也就是女同性戀,卻偏偏每次都要陳平幫忙買SM的專用情趣用品,理由是女生逛這種店怪怪的。

? ? 不肯是吧?你床下那些衣服好像還挺漂亮的,我拿去穿穿,要是有人問起哪里買的我就說是弟弟買的我也不知道啊。

? ? ……所以,陳平每次都只能忍氣吞聲的照辦.回到只有姊弟倆人住的公寓,陳平打開房門,把裝著情趣用品的袋子往床上一扔,才打算帑一下,就看到陳嬌好像屁股著火一樣的沖了進來。

? ? 「阿平,買到了沒!」

? ? 「買到了啦,皮鞭剛好是最后一支。」陳平面帶不爽的說「老姐,我辛辛苦苦的跑了兩公里去幫你買東西,還要一路遮遮掩掩的回來,你都不會慰問一下嗎?」

? ? 「老子說,有事弟子服其勞,就是指有事情的話弟弟和兒子要知道去做,你想要違背聖人的話嗎?」陳嬌搖頭晃腦的說.「……那是孔子說的!“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馔”,弟子指的是學生不是弟弟和兒子!」陳平忍不住大吼。

? ? 「呿,被發現了……」

? ? 「這麽基礎的古文當然會被發現啊!」

? ? 「好嘛好嘛,不然,姊姊給你打一下?」陳嬌笑嘻嘻的轉過身將露背裝遮掩不住的雪白粉背展示在弟弟面前「可以用皮鞭喔。」

? ? 「……算了,當做過過瘾也好。」陳平頹下肩膀,伸手從袋子里面取出了那支有些陳舊的皮鞭。他當然知道這一鞭下去,陳嬌固然會痛,但也會感到爽,根本沒有懲罰的效果,只能自己打著過瘾.那皮鞭並不長,約莫一米上下,握起來相當稱手。陳平高高舉起皮鞭,對準了陳嬌的粉背一直線揮了下去,皮鞭毫不留情的打在了陳嬌的背上。

? ? 沒有聲音。

? ? 沒有皮鞭破開空氣的呼嘯聲,沒有皮鞭打在皮肉上的脆響,更沒有陳嬌那痛與快樂夾雜的喊叫聲,什麽聲音都沒有,彷彿陳平只是在揮舞手臂一樣。

? ? 陳嬌背上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道黑色的裂縫,從位置來看應該是剛才皮鞭劃過的地方。在陳平驚訝的目光下,陳嬌的雙眼倏的失去了神采,彷彿全身消了氣一般的萎頓在地,像是一塊布一般。

? ? 「這個……難道是……網絡上說的皮物?」也許是網絡上的文章看得太多了,陳平竟然不怎麽慌張,反倒是像是已經打了預防針一樣,用力吞了幾口口水,走上前去,抓起那雪膚色的“布料”,晃了兩下,只見原先套在上面的衣物全都掉在地上,手上的東西呈現完全的膚色,只有那頭如墨瀑瀉及臀的柔順長發依舊烏黑亮麗。

? ? 把這塊人皮給端正,陳平仔細端詳了一下,發現和網絡上TG小說所描述的有點不太一樣,陳嬌的眼睛依然看得到,而不是空洞無物,只是那雙眼睛沒有半分神采,像是娃娃一般。

? ? 在這樣的刺激下,陳平的TG魂終於爆發.穿吧!

? ? 

? ? 人皮很薄,如果不是它不會透光的話,簡直像是人肉色的薄紗一般。

? ? 鞭子打出來的開口並不是直的,而是從右肩斜到左臀上方,這也比網絡上的自然開口或直線開口要來得寬敞方便。

? ? 「像是穿絲襪和五指襪的技巧……可是……」陳平忍不住苦笑「我沒有穿過五指襪啊。」

? ? 說歸說,陳平還是開始穿戴,從殘余“布料”比較多的右腳先開始。陳平沒有像穿絲襪那樣把人皮的右腿卷起來,而是小心的將右腿直接套了進去。當然,此時的陳平已經自動脫得一絲不挂,畢竟這已經是TG界的常識.人皮的內側非常光滑,甚至超過了絲襪的滑順程度,彷彿是有一層水在潤滑一樣。

? ? 陳平伸進去之后的右腳很快的充實起來,但是從外形上想要看出原來的輪廓,已經是不可能的事。

? ? 「看來這是穿進去就直接變化的類型啊……」陳平讚歎的說「之前沒有注意到,原來姊姊的腿很修長呢……咦?居比我的還要長?」

? ? 將五根腳趾都塞進去后,陳平從地上站了起來,很快就發現左腳似乎比較短的原因。

? ? 「而且單腳站立也一點負擔都沒有……啊啊!我真的宅太久了,運動量比老姐還不如啊!」

? ? 陳平一邊自我厭惡,一邊繼續穿上左腳.當兩條纖長玉腿都重現人世之后,下一個步驟是穿戴下體.陳平看了看,發現人皮內側有個小洞,將挺立已久的小弟弟放進去后,正好從陳嬌的下體身出來,顯得詭異而香豔.再用力一拉,陳平坐在電腦前面太久而累積出大量肥肉的臀部,霎時變得嬌嫩而翹挺。

? ? 「手……應該比較容易吧?」陳平這樣想著,從同樣是“布料”比較多的左手開始穿起。所謂十指連心,穿戴腳部時還那麽清晰的感覺,現在清楚的從手部傳遞到腦海。

? ? 「喔喔……好滑順好舒服……」

? ? 陳平心神旌動,幾乎忘記自己是怎麽穿上右手的,等他回過神來,那碩大柔軟的胸部已經變成了他的───似乎是穿上又手后人皮拉緊,自動貼上他的胸膛。

? ? 「哇……有點重呢……」陳平興奮的捧起那已經偷窺多次的胸部。36C,不算波霸,甚至跟陳嬌172公分的高挑身材相比還稍稍嫌小,不過從比例上來看已經近乎完美。

? ? 先不要摸……先不要摸……等我的聲音也變成老姊之后再說吧,男人的淫叫聲音就算是我自己的也很噁心。

? ? 胸膛已經幾乎完全結合起來了,要不是還有一條縫,不然陳平大概就在也套不上這個頭,當個怪物了。幸好人皮的彈性相當誇張,那一條一公分寬的縫硬生生的被拉成一尺寬,讓陳平把頭的部份像戴安全帽一樣一口氣塞了進去。

? ? 忽然,一陣天旋地轉.一個不注意向旁邊跌重重了下去,陳平感到瞬間臉上的五官似乎都不屬於他了一樣,但是又立刻恢複,只是感覺有點不一樣。

? ? 「原來不用連舌頭都套啊……嗯,每天刷牙的老姊果然嘴巴里沒有任何味道。」爽朗有磁性的女聲發了出來,陳平……喔不,陳嬌滿臉笑容的舔了舔潔白整齊的小貝齒和水嫩鮮豔的豐唇「感覺呼吸也比較順暢,看東西也比較清晰……還是說,是我本來的身體太差勁了?」

? ? 重新站了起來,陳嬌果不其然的發現視線的變低,不過並不明顯,亦不是它刻意比較還真感覺不出來。

? ? 「算了,畢竟我們的身高也差不多。」陳嬌聳聳肩,走到了房里的落地鏡.那名義上是爲了搭配衣服方便才買的,不過主要是爲了看自己的女裝,當然現在可不是這樣。

? ? 「嗯……背后的裂痕合不起來呢,而且前面……」陳嬌再次轉身,本來映著裂開來露出明顯較深膚色背后的鏡面,轉而映像著一個下體挺著青筋畢露大肉棒的美少女。

? ? 陳平的容貌上算英俊,陳嬌自然也不差,雖然距離大美女還有一段差距,不過也是個清秀的陽光佳人。一度失去神采的雙眼恢複光芒,但是比起原來更多出了幾分書卷味,或許是因爲陳嬌好動而陳平好靜的原因吧。

? ? 陳嬌搖搖頭,從地上拾起了那跟老舊皮鞭,放在眼前不住把玩。

? ? 「果然沒有所謂使用說明書……」陳嬌可愛的都起小嘴,將皮鞭扔回床上,信心十足的面向落地鏡「那麽,就用我混迹TG網站多年的經驗來解決吧。」

? ? 陳嬌用力挺直身軀,36C豐胸和10公分長根隨著這個動作搖搖晃晃。

? ?? ?要說憑經驗,陳嬌所能依仗的底蘊也不過是陳平所大量閱讀的那些TG小說.舉凡皮衣沒有辦法完全收攏,或是還沒完全收攏的,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會先感受到強烈的快感,再接下來才會將人皮阖上。

? ? 想到這點,陳嬌已經知道她該做些什麽事情了。

? ? 「等等……我的小弟本來有這麽熱這麽粗大嗎?」

? ? 陳嬌才把手握住下身的那柱堅挺,就感到有些意外,不過隨即釋懷。陳嬌的身材嬌小,只是雙腿纖長才把身高拉了上去,比較纖小的雙手握住沒有變化的陽根,當然會覺得變大了。至於感覺熱,也是因爲女性的體溫比男性稍低,再加上充血時本來就會因爲血液聚集而比較溫熱,此消彼漲之下自然會覺得它炙熱無比。

? ? 「阿平……你知道嗎?姊姊,其實最愛你了……」看著鏡中的自己露出深情款款的表情,陳嬌本來已經硬挺的巨大越發茁壯起來。

? ? 「阿平,你看,姊姊很淫蕩對不對?居然長出了這麽厲害的壞東西。」陳嬌吃吃一笑,冰涼的小手握住那堅挺,開始上下遊移。

? ? 陳平不是一個清白的大男生,他的童貞早就獻給了自己的左手,而且還是因爲右手要用來控制鼠標才沒有用雙手。現在身爲陳嬌,作了同樣的事情,又更能感受到不一樣的爽快。

? ? 「啊……阿平……阿平的肉棒好大……」陳嬌的臉上露出了迷醉的表情「姊姊的手……小小的……軟軟的……滑滑的……冰冰涼涼的……摸得阿平好爽……」

? ? 一邊淫聲穢語,陳嬌的雙手動作的幅度越來越大,越來越靈巧,甚至連敏感的龜頭都用指尖輕輕的挑逗幾下。

? ? 「啊……啊啊……啊啊啊……」

? ? 「阿平!阿平的肉棒好熱!好大!」

? ? 「姊姊……姊姊的手好軟……好滑……好舒服啊……」

? ? 「喔……啊……要、要出來了……」

? ? 一人分飾兩角,陳嬌陷入了精神錯亂的快感中,硬得發疼的陽具也傳來了某種達到臨界點的訊息。

? ? 終於,陳嬌雙手用力一挫───「要、要去了!」

? ? 比牛奶還要濃稠的濁白液體從柱頭噴發而出,濺在那面落地鏡上。

? ? 彷彿電擊一般的快感沖上腦袋,讓陳嬌瞬間腦袋一片空白,什麽事情也無法思考。雙腳一下子無力,撲通一聲跌坐在地上,向左倒去。

? ? 不知不覺中,陳嬌的背上一陣麻癢,卻見長長的開口像是傷口癒合一樣的漸漸收攏起來,剛剛發射頑皮軟無力的陽具,也像回窩的小蛇那般的縮了回去。等到陳嬌恢複意識,她的身上已經找不到任何和陳平有關的痕迹.「啊……果然如此呢……」陳嬌爬了起來,跪坐在地上,用力甩了甩頭.若是稍加觀察就會發現,現在陳嬌的坐姿可是像美人魚一般雙腿並攏往右放的標準女性坐姿,換做剛才的陳嬌可還不會下意識這樣坐的。

? ? 「啊……姊姊的記憶……姊姊的觀念……姊姊的習慣……現在都是我的了……」陳嬌閉上眼睛,臉上滿是愉悅的表情。不過,沒過多久,她的表情又垮了下來。

? ? 「可是……我取代了姊姊之后,又能做什麽呢?」

? ? 體驗新鮮事物的幸福感淡去,隨之而來的是對未來的不安與空虛。百無聊賴下,陳嬌又抓起了那支鞭子,端在手上把玩。

? ? 忽然,她發現了一點不對勁。

? ? 「這柄上面的小字……剛才應該沒有吧?」陳嬌把鞭子湊到眼前。那是一行小篆,要不是陳平的記憶沒有被覆蓋掉,不然以陳嬌讀理科的學識還真讀不懂這種古字。

? ? 「嗯……上古遺鞭……這什麽跟什麽啊?爲了反制打神鞭擁有者而誕生的九尾魔鞭?」陳嬌有些哭笑不得,這來曆說明也太狗血了一點吧?

? ? 不過不屑歸不屑,陳嬌還是把那些小篆讀完了。就古文所說,這是上古時代所遺留下來,爲了防止打神鞭的擁有者而誕生的皮魔鞭。只是,皮魔鞭雖然誕生,但是因爲打神鞭被原始天尊所持有,一時之間無法作亂,皮魔鞭也就無用武之地,留在凡間,嶄轉被殷商黃士虎所得,轉送次子做防身之用,卻沒想到皮魔鞭上的陰氣將其化爲了絕世妖女妲己。

? ? 接著,周武起義,打神鞭主呂奢和皮魔鞭主妲己斗志斗法,最后呂奢獲勝,將打神鞭化爲封神榜,皮魔鞭卻隨著妲己的斬首示衆重獲自由,卻也失去了存在的意義───反制打神鞭。

? ? 皮魔鞭接著又換了幾次主人,舉凡褒似、西施、趙飛燕、貂蟬、楊玉環、武曌、陳圓圓、慈喜等等……禍國殃民的絕世美人無一不是由皮魔鞭主化身而成的。

? ? 這麽一來,下一個禍國殃民的尤物就是我?陳嬌看到這里,不禁感到好笑。

? ? 柄上的古文還記載了另一件事,就是將皮魔鞭的神力完全開啓的方法。有緣人得到此鞭,可發揮最基本的力量,也就是把被打中的人化爲可穿著的人皮;接著,當人皮完全和有緣人完全合爲一體之后,便可看見這些古文;最后,將有緣人的陽精和人皮的落紅抹上這鞭,便可將蘊含的神通完全發揮出來。

? ? 這下子,陳嬌有些發愁了。

? ? 從獲得的記憶看來,陳嬌已經交過男朋友,並且把處女獻給了第三任男友,也是從此激發了對SM的癖好。陽精好辦,鏡子上留了一堆,可是這落紅要怎麽辦呢……?

? ? ……慢著,處女?

? ? 陳嬌腦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雖然她已經不是處女,也用嘴幫前男友解放過,但是后邊還沒有用過啊,這算不算是某方面的處女呢?

? ? 想到就馬上做。陳嬌將皮魔鞭湊上落地鏡,用柄在殘留的精液上面刮了幾下,再旋轉幾圈,將整個柄都付滿了精液,順便充當了潤滑劑。

? ? 趴到床上,陳嬌把皮魔鞭倒轉,一只手摸摸自己乾淨無比的菊花,另一只手握著皮魔鞭摸索著湊了過去。

? ? 接著,深吸一口氣,用力捅下。

? ? 「嘶───!」

? ? 陳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果然另闢蹊徑是痛苦的,何況是走這種“羊腸小徑”?皮魔鞭上的精液並不厚,才剛捅進去就被肛門刮去大半,粗糙的鞭柄把嬌嫩的直腸刮出點點血滴。

? ? 「啊啊……好……好……」陳嬌猛的用力吸了兩口氣,然后放松下來。

? ? 「好……好爽啊……」

? ? 各位別忘了,陳嬌可是個SM的玩家,不管事S還是M都非常享受,疼痛反而會帶來快感,這也是她敢用這里處女來賭的原因。

? ? 「啊啊……姊姊的身體太犯規了,這樣不是只要沒受傷都不會因爲疼痛難過嗎……」陳嬌眼角帶著一點疼出來的淚花噘起嘴,然后又斜斜的笑了起來「不過……現在就先謝謝姐姐的禮物啦!」

? ? 言畢,陳嬌開始抽動皮魔鞭。每一次進出,嬌嫩的腸壁都會被刮出大大小小的傷口,但是在可算是天生SM的體質之下,這一點疼痛不但不難過,反而讓陳嬌更加的舒服。

? ? 還沒抽動多少下,性欲被激起來的她不但開始蠕動上半身,用陳平的棉被摩擦自己的乳頭,左手也閑不下來的往漸漸犯濫成溪的桃花源禁地探去,一根、兩根、三根,把手指插了進去,里外里外的動著。

? ? 「啊……啊啊……嗯啊啊……」

? ? 陳嬌已經爽到翻起白眼,什麽都不去想,也想不了。快感充斥在她的腦海,眼前和腦中都是白花的一片,甚是舒爽。

? ? 「嗯……啊……喔……啊啊……」

? ? 「欸……啊啊……喔啊……要、要丟了……」

? ? 「啊……人、人家不行了……要、要死了……啊……」

? ? 「啊……啊……啊啊啊……」

? ? 「啊───────!!!」

? ? 嗤啦!陳嬌身軀一挺,透明滑膩的液體從蜜穴中噴濺而出,彷彿水槍一般噴出了幾十公分───她竟然做到了傳說中的潮吹。

? ? 「嗚啊啊啊……好、好舒服……女生竟然這麽舒服……」

? ? 腦袋里完全無法思考,陳嬌的笑容也變成了呆子一般的傻笑。

? ? 忽然,黑光乍現.完全違反光學理論而存在的黑色光芒從皮魔鞭上發出,又隱隱透著暗金色的文字型光芒。

? ? 黑色的光芒充斥了整個房間,乃至於回過神來的陳嬌的所有視野。

? ? 似乎是一瞬間,又像是過了幾分鍾,光芒再度斂去,周遭的景色已經不一樣。

? ? 陳嬌的雙眼重新聚焦,向四下望去。房間的擺設已經完全變樣,方才自慰留下的痕迹也完全清除,雖然格局還是原來的樣子,但是裝飾擺設,以至於物品上的名字,全都換成了陳嬌,真要說什麽沒有變的話,就是原本藏在床底的那些女裝收進了變大許多的衣櫃,假胸部和假陰道則是全部消失。

? ? 陳平的一切已經完全消失,或者說,他已經徹底取代了陳嬌。

? ? 陳嬌感到腦袋一癢,一些資訊憑空出現在她的腦中。細細品味一下,陳嬌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 ? 「哼哼,原來如此,怪不得皮魔鞭從來沒有被發現呢……」

? ? 門啪喀一聲被打開,跑進來的是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 ? 「姊姊姊姊!今天的遊戲要開始了嗎?」小女孩興奮的說.陳嬌的臉上露出笑容,嗤啦一聲將不知道怎麽出現在身上的洋裝撕燗,露出那有著纖長雙腿的嬌小身體,還有───從尾椎部長了出來,和那條皮神鞭相像得令人發指的黑色尾巴。

? ? 「遊戲隨時可以開始喔,我可愛的妹妹。」陳嬌笑吟吟的,用尾巴端起小女孩的下巴「今天,我們就來玩SM吧……好不好呢,萍萍?」

? ? 陳嬌得到的,是陳萍興奮的笑臉作爲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