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城市六_日日啪 

当前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天使城市六

天使城市六
第六章敝异的思考



这顿丰盛的晚餐,洛唯实在吃的有点食不知味,可是希利雅却是放口大嚼,恨不得将罗菈做的饭菜全吃进肚子里。洛唯看着希利雅一副狼吞虎嚥的样子,实在不知道她平时是怎么维持这副苗条的身材。虽然在这么先进的时代,只要吃一颗减肥药就能达到理想的目标,可是洛唯知道希利雅那傢伙讨厌吃药,所以他推断希利雅应该是靠上美容沙龙来保养身材的。



吃过饭后时间过了很久,希利雅似乎还不想离去的样子,洛唯催了她老半天,提醒她说明天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忙,这个傢伙这才依依不舍的和罗菈告别。她临行前还有意无意的看了洛唯一眼,好像在嘲笑说晚上即将发生的事情。



折腾了一整天,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气休息一下,洛唯坐到客厅新买的沙发上,仔细的思考盖兹案件的各种线索。他座下这组最新的科技产品,能应映各种坐姿调整软硬,还能维持凉爽的温度,让使用者保持最舒适的坐姿环境。



突然间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匆匆忙忙的在柜子和抽屉间翻弄,洛唯惊呼着说:“到哪去了!我那些珍藏的……的虚拟软体到哪去了。”



洛唯所说的是二十一世纪末所开发出的虚拟感应装置,那是一种能透过脑神经传送的资讯,达到身历其境的声光程式机械。可是洛唯所着急的那些程式,却是会让人血脉愤张心跳加快的虚拟做爱软体,那是他花了不少钱,从地下黑市好不容易买来的特集内容。



其实他有一种奇怪的毛病,那就是每当一边欣赏虚拟程式的喷火女郎时,他思考事情症结的敏锐度就会越高。他以前当警察时,就是因为这种奇怪的思考方式,决果屡屡侦破许多重大案件。



罗菈听洛唯一阵大呼小叫,从房间走出来冷冷的说:“爸爸,你不用找了,那些东西都被我丢掉了。”



“什么!你…你竟然丢掉了,是谁允许你这样做的,那些可是我的宝贝啊!”洛唯实在气的有点跳脚,这个娃娃绝对是个瑕疵品,不但擅自把他的房子弄成这样,更过分的是竟然还把他珍藏的软体也一起丢了。



小罗菈双手叉腰,一脸不高兴的说:“爸爸你已经有我了,还需要那些虚拟的软体吗?难道你会认为,罗菈不如那些单纯的神经感应资讯吗!”虽然她不太愿意面对自己是生化玩偶的事实,可是一和那些粗糙的虚拟软体一比,她小小的自尊心就有一种难以忍受的挑衅。



洛唯被她这样一阵抢白,还真不知道如何辩驳,他想到罗菈那身恐怖的力量,觉得还是不要惹她生气比较好。他咕咕哝哝的唠叨了几句,又无奈的坐回到沙发上。如果被其他的娃娃拥有者,看到这个样子的话,一定会觉得非常好笑,他大概是史上最窝囊的主人吧,竟被一个生化娃娃骑到头顶上面。



“你怎么还不去睡啊?”他看罗菈还站在原地,赶紧打发她回房间。



罗菈低着头满脸害羞,她一双小手玩弄着衣摆,低声的说:“爸爸!今天还没有………还没有……”因为她体内的强迫程式还没发动,所以她实在说不出做爱两个字。



洛唯忽然明白她的意思了,他想起罗菈说天使娃娃的确每天都要来一回那档事儿,他心中一阵冷笑,总算逮到个报复的机会了。



“你的个性实在应该改改,这是拜託别人的态度吗,要拜託别人之前,要记得先表示自己的诚意………”他双手摆在椅背上头,两脚张的开开的,那种暗示的动作已经摆的十分明显。



罗菈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她本来想趁强迫程式还没发动之前,自己先主动的解决这档事儿。哪知这个主人还真不客气,竟然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要求她。



其实她很明白,就算洛唯不暗示她,只要他一开口要求的话,不管他命令说要做多卑贱的事,她也得乖乖听命去干。只是她觉得很多事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以免自找麻烦,遇上个不会使用娃娃功能的主人,应该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罗菈红着可爱的俏脸,缓缓跪在洛唯两腿之间,她颤抖的拉开主人的拉炼,慢慢的将那道雄伟的巨柱给请了出来。虽然昨天已经见识过了一次,可是现在仔细一看,她还是觉得尺寸非常惊人。



今天丢掉的那些虚拟软体,罗菈曾都偷偷的扫描了一遍,她比拟软体中的男主角尺寸,确定主人的规格绝对在他们之上。也难怪她昨天晚上会这么痛快……



啊不是,是痛苦。



她一双柔嫩的掌心,贴着主人的下缘温柔搓弄,等到那根巨柱越来越雄伟的时候,才开始用舌头舔呧含允。她的外型是属於东方人的小女孩种类,所以很多部位都显得特别娇小,她的嘴巴没有办法完全含住主人的全部,只能勉强的塞满最前端的口腔。



洛唯看罗菈一副不甘愿又不得不服从的样子,不知为何就觉得非常有趣,她的外表虽然总喜欢装着冷冰冰的高傲模样,动不动又喜欢耍大小姐脾气,可是埋殖於他体内的行为程式,又让她每天离不开这种事情。洛唯觉得她就像个骄傲的小猫咪,只要这样逗弄欺负这个小傢伙的尊严,他心中就会觉得相当愉快。



? ? “不错!不错!你的技术越来越好了,太…太棒了,我真是以你为荣!”洛唯一声声的赞叹,只换来罗菈一阵阵的脸红心跳。



罗菈皱着眉头,又气又笑的想说,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光荣的,这个主人总喜欢说一些莫名其妙的风凉话来捉弄她。



洛唯一边享受罗菈的嘴上服务,一边闭着眼睛思索着案情的各种可疑线索,既然没有办法用以前那套思考模式,他只好转求於罗菈的实体动作了。他想着各种可能的方向,同时接受下缘传递到脑中的快感刺激,这种双重的同时冲击,好像隐隐约约的让他从黑暗中找出一条方向。



“啊!有了!我想到了!”洛唯的叫声引的罗菈抬起头注视着他。



就在这时,洛唯感到下缘一股兴奋,原本想到的线索,全部化成激烈浓稠的白液,喷洒在罗菈那张美丽稚气的脸孔上面。罗菈“呀”的一声措手不及,感觉脸上满是一片腥臭,这股味道她闻了就觉得噁心,可是根殖她体内的程式基因,却让她忍不住一点一滴的刮了下来吞进口中。



小罗菈瞪着洛唯,咬牙切齿的问说:“爸爸!你到底想到了什么?”



洛唯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靠在椅背上,他歉疚的说:“真是对不起!我刚刚本来好像真的想到了什么线索,可是被你这么一弄,又忽然忘记了。”



“爸爸!如果你下次真的想到了什么事情,最好提早通知我一下,也好让我先停止动作。”罗菈忿忿的白了他一眼。



“好啦,是我不对,我会好好的补偿你的。”洛唯笑着将罗菈抱到沙发上,让她面对面的站在他眼前。



“呀!爸爸,你……你想干嘛啦!”罗菈惊叫了一声。



洛唯一把掀开罗菈穿的那件小洋裙,慢慢的将她穿在里头的那件小内裤拉了下来,然后开始用舌头品嚐着,隐藏在花缝中的那颗深红珍珠。



“嗯…啊!爸爸那里……那里不可以舔啦,嗯…呀呀……”罗菈颤抖的呻吟着,洛唯这股致命的舌头攻势,好像诱导出了她体内的强迫程式,让她感到一种禁断的需求渴望。



罗菈搂着主人的脑袋,红着脸颊发抖喘息,她那双纤细的稚嫩长腿,活像个正在跳舞的魁儡娃娃不停摇摆,如果她不扶着洛唯的话,早就全身发软的瘫在沙发上了。



她们虽然拥有超乎常人的恐怖力量,但是一但面对主人的时候,体内的安全装置,就会把她降低到正常标准,让她们变成符合外表年纪的普通常人。所以罗菈虽然是具有A 级规格的超人力量,可是这个时候也不过是个软弱的十一岁小女孩罢了。



洛唯将那颗娇嫩的珍珠用嘴唇温柔的亲吻,然后舌头像弹簧一样一阵轻弹,这种调皮的致命打击,马上让罗菈狭窄光洁的洞口,不断溢出透明的潮水。



“你真是敏感,才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来…乖…自己坐下来。”洛唯微笑的说着。



主人的命令像是无可抗拒的圣旨,罗菈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往主人的胯下坐去。可是在那个地方,还有一道坚挺庞大的擎天巨柱在等着她,她刚刚才测量过那东西的尺寸,知道那东西的要命长度,如果现在以这种姿势贸然坐下去的话,她实在是不敢想像会有怎么样的下场。



“啊……爸爸!不能…不能再坐下去了!罗菈的肚子好像……好像快要被撑破了!”罗菈惨叫的一声,眼泪口水一起流了出来。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主人的下体已经穿过她的洞口不断深入,最后顶到她体内的小小子宫。



洛唯内心觉得非常惊讶,尽避罗菈没命的呼喊求饶,但是她的下缘好像有一种伸缩弹性,竟能够将那么长的庞大傢伙,完全收容进她的体内。



位置固定之后,接下来就是期待已久的报复行动了,洛唯双掌一合就完全拢住了罗菈的玲珑孅腰。虽然她具有外人难以想像的力量,可是体重却完全符合她这个年纪的重量,洛唯那双粗壮的手臂只觉得一阵轻盈,随随便便都能捧着罗菈摇蚌好几百下。



“啊…爸爸!慢……慢一点啦!你摇这么快的话我会……我会坏掉的!”罗菈苦着一张小脸不断哀求。



洛唯坏坏的笑说:“咦!是吗,我记得你好像跟我说过,说你们可是保证一百年不坏的!”



罗菈脸上一怔,羞红了耳朵说:“那…那是指正常的使用状况下,可…可是爸爸你都…都这么粗暴。”其实比起其他的娃娃持有者,洛唯算是相当的客气了。如果她有机会看看其他同伴的下场,那她真的会庆幸自己遇上个温柔的主人。



洛唯抱着罗菈娇小的身体,一上一下的努力摇摆,每次猛然的爆发抽送,都给双方带来一阵兴奋愉悦的刺激快感。罗菈体内的反射神经是常人的好几十倍,所以每次高潮的次数和感觉,也是一般正常女人的好几十倍。就在这短短的两天之中,她所体会的高潮快感,恐怕比一个正常女人,一生所能达到的次数还要多。



洛唯眼看她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坏坏的贴近罗菈小巧的耳朵,他开玩笑的说:“嘘!小声一点,这栋大楼的墙壁很老旧,你想让大家都听到你的声音吗。”



罗菈俏脸一惊,高傲的神色又浮上她美丽的脸孔,她蹙着秀眉红透了脸颊,奋力的咬紧了嘴唇死命忍耐,只留下不时从小小鼻子所透露出的轻微喘息。



洛唯这时忽然起了个恶作剧的心态,他腾出手指轻轻拧住了罗菈精巧的鼻子,想看看这个骄傲的娃娃会有什么反应。於是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洛为心里微笑的想着,这个小傢夥还挺能撑的,接着五分钟、十多分钟都过去了,罗菈仍旧红着脸颊在忍耐着。



天使娃娃的生命力真是惊人,竟然有办法忍住棒吸这么久,洛唯害怕的松开手指,怕再试下去的话,搞不好会真的会弄死这个娃娃。



罗菈好不容易获得了解放,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氧气,愤怒的说:“爸爸你干嘛啦!你是想要我死是不是?”她说着竟忍不住哭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以后不敢了!”洛唯陪笑的道歉,赶快回到活塞动作上转移这个小傢夥的怒气。



罗菈美丽绝俗的脸孔与致命的通道,像是两样恐怖的武器,没有多久就逼的洛唯兴奋的欲望倾巢而出。超乎容量的浓稠液体,不断的注进罗菈小小的身体之中,而从他们彼此连接的下缘部位,则是不停的传出噗嗤噗嗤的搅拌声音。



小罗菈像是要报复一样,她趁着洛唯的坚挺还尚犹存,但一股元气也还未恢复的时候,又自己挺腰的动了起来。洛唯慌着表情一阵错愕,心中暗暗叫苦,虽然他才刚发泄完了一次,照理说是没办法回复的这么快。可是在罗菈体内的特殊构造一阵挑拨之下,他的坚挺竟然没有办法消退。



洛唯不愿在这个小女孩的面前示弱,只好忍着性子任罗菈予取予求,像个立场罢好相反的娃娃与主人。结果连续出来四、五次后,罗菈好像才甘心的放过了洛唯,她满足的趴在主人的胸前沈沈睡去,像个吃饱了饲料的小猫咪。



洛唯脸色惨白的瘫坐在沙发上,两腿无力的匍匍发抖,这个小傢伙报复起来真是可怕,她已经不是“天使”了,倒像个专门吸取男人精气的“莉莉丝”魔女。如果他每天都要这样应付罗菈的话,恐怕没有多久就会精尽人亡了。也难怪听说这些娃娃的持有者,寿命都不是很长,盖姿搞不好有先见之明,难怪没有开启罗菈的全部功能。



其实这些娃娃体内的强迫程式,只需要一次的高潮反应就会消退了,如果洛唯知道这个功能的话,也不需要搞得让自己这么辛苦。只是一个不懂得娃娃功能的活宝主人,加上一个调皮淘气的任性娃娃,结果就演出了这么个折腾双方的荒唐闹剧。